【一帶一路故事】Bardr的電建之路

來源:四分局作者:唐鵬 攝影:唐鵬 時間:2019-10-19 字體:[ ]

摩洛哥機場新航站樓項目位于摩洛哥首都拉巴特,是中國水電五局在摩洛哥施工的第一個機場項目,建成后將進一步提升國家、企業在當地市場的影響力。機場項目吸引了不少當地的優秀工程人員加入,Bardr就是其中之一。作為一名摩洛哥人,他卻有著標志性的歐洲人面孔——高高的鼻梁、棕色的眼睛。

在薩累機場項目,Bardr開始了屬于他的電建之路。

沿路披荊斬棘

剛開始的一段時間里,因為語言問題,Bardr和我們的工作間缺乏交流。為此,Bardr、我們以及項目上的法語翻譯多次進行“三方座談”。Bardr說話時,肢體語言豐富,他想表達的意思往往就寫在臉上,疑問時他會皺起眉頭;驚嘆時他會鼓大雙眼;贊同時他會連連點頭……

有時候,一群人聽著他和翻譯在對話,雖然大家都一臉認真,但實際卻什么都沒聽懂。每次看到這個畫面,我總是忍俊不禁。急性子的陳總總是吐槽:“不會說話簡直太痛苦了!”

隨著時間推移,Bardr和我們也慢慢熟絡起來。到現在,工作之余,我們還會聊聊其他的話題,包括興趣愛好、工作生活、風土人情等等。Bardr以前和山東電建三公司有過合作,算是電建的老朋友了。用他的話來形容中國電建:“Power China is more larger than any one company in morac.”

與中國人一起工作,對他來說并不簡單,首當其沖的就是語言關,語言問題是Bardr電建路上最大的“荊棘”。

Bardr學習漢語很用心,到現在,他已經聽懂一些簡單的詞匯:“你好、謝謝、請、你在干嘛……”法語的發音和漢語、英語都有區別,包括他的英語也是一股子的法語味兒。比如我名字中的“唐-Tang”,到他那兒,永遠都會被讀成“Dang”。更有意思的是,就算他能跟著讀對了,要不了多久,他又變回了“DANG”。來回幾次之后,我已經放棄了更正他發音的想法……

沿路歡聲笑語

如大多數摩洛哥人般,Bardr很熱情,笑容富有感染力。他會說英語、法語及阿拉伯語三門語言。而我以前學的卻是“啞巴英語”,突然跟外國人說話,確實緊張。所以剛認識的一段時間里,我倆一直沒說過說話。

直到三個多月前的一天,我正在辦公室加班。

我正埋頭打字,耳邊突然響起Bardr的聲音:“Hi man,what are you doing?”

我挺意外的,因為這是我倆第一次單獨說話。想到明天要去現場指揮工人安裝辦公家具,不會點法語可不行。我指著手上的辦公室家具圖,結結巴巴地回道:“Hello, there are some troubles for me.”

“How may I help you?”Bardr皺起眉頭,仍舊帶著他那標志性的微笑。

“I want to count the number of the office furniture into French,I have finished,but I don’t know how to say them to the porters.”我邊說邊用手機翻譯,“艱難”地完成了這段英語。

“I could teach you.”說完,他從辦公桌上拿過筆和一張廢紙,在紙上淅淅瀝瀝地寫下了一列單詞,這些單詞是從一到二十的數字。

他拿筆的方式與我們不太一樣,重點是,他寫出來的法語單詞,不僅連筆,而且很有“風格”,有點阿拉伯語的神韻。

寫完后,他把紙轉了個方向,指著第一個單詞:“This is one,in French,un,the next one is deux……”他從一數到了二十,然后又細心地一個個地教我念了兩遍。

讀完后,他從衣服包里拿出來一張疊好的A4紙,放到桌上,打開紙,笑了笑,露出一口大白牙:“Could you teach me how these words read in Chinese”,我在紙條上看到了“Hello、thank you、goodbye……”

我突然明白為什么他今天這么“主動”地教我法語了,原來是”有備而來”。

此后,我成了他的漢語老師,他也成了我的法語老師。

沿路一起成長

Bardr的目標是成為一名項目經理,他告訴我,在摩洛哥,只要有足夠的經驗與能力,就能成為一名項目經理,而薩累機場項目已經是他干過的第三個項目。

每次路過Barder的辦公室,我們總能看見他埋頭工作的身影。在工作中,Bardr很積極。他熟悉摩洛哥的施工技術和流程,對他來說,國內的工藝方法都是全新的,每次講到中國,他總是一臉向往;講到中國的施工工藝,他總是充滿好奇。

Bardr在我們和業主間、聯營體的交流中起到橋梁的作用,他幫助我們修改方案、完善資料,我們會向他咨詢一些本地的規范和施工要求。隨著時間推移,Bardr對我們的工作流程、方式有了進一步的了解,工作也更為順暢。

工作之余,我們還有幸參加了Bardr的婚禮——一場充滿本地特色的婚禮。摩洛哥的婚禮與中國不同,這一天,新娘享受著皇后般的待遇,Bardr在這場婚禮中完美的充當了“綠葉”。看到他路過時,偶爾瞟來的幽怨的小眼神,我們一桌人笑開了花。那天,我們向Bardr送上了項目的濃濃的祝福……

如今,Bardr早已成為機場項目部重要的一員,他的熱情與進步取得了所有人的認可,在屬于他的電建之路上闊步前行。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福彩3d试机号